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投注机会

为乾隆皇帝算算账

2018-08-19 11:27编辑:job345.com人气:


  原标题:为乾隆皇帝算算账

  

为乾隆皇帝算算账

《乾隆皇帝的荷包》赖慧敏 著中华书局乾隆帝好大喜功,尤其喜爱宫殿园林,其在位的60年间,大兴土木不断。这在历朝历代都被视为劳民伤财的弊政,但在乾隆朝却没有明显加重人民负担,激化社会矛盾,其中的奥妙何在?台湾著名历史学家赖慧敏的《乾隆皇帝的荷包》一书最近推出简体中文版,在书中,赖慧敏通过扎实的档案研究指出,乾隆不仅是个很有手腕的政治人物,还是个特别擅长敛财供自己挥霍的皇帝。

  私房钱攒了八千万两

  皇帝的“荷包”,令人直接想到的似乎应该是国库。其实中国的皇权制度中,皇帝的个人用度与国家财政分离是很早的,中国历史上从汉代以来就确立了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分割的原则,田赋归国库,山海、盐铁之利归皇室财政、皇帝私人掌控。此后的历代中央王朝也基本延续了皇室收支与国家财政分离的制度。赖慧敏在书中引述经济史学家汤象龙教授的话“皇室开支是统治者对人民无法公开的秘密”说,在君主制达到顶峰的乾隆时期,皇室财政、皇室开支更是“秘密”。

  清朝作为最后一个帝制王朝,在顺治、康熙时期已经确定了定额化原则的国家财政体制,康熙皇帝的“永不加赋”也一直作为祖训延续下来,直到太平天国战前,国家财政都以尽量不增加用度为总体原则。按理,清帝国应该秉持着相当“节俭”的财政原则,乾隆皇帝也经常这样自我标榜。但是,如果考虑到有一笔相当巨大的收入在户部控制之外,这一“节俭”的形象就需要重新考虑了。

  赖慧敏教授的新书《乾隆皇帝的荷包》正是直击这个隐秘之处。著名清史专家郭松义说,谈财政离不开具体数据,清代官书如《会典》等,虽可用作凭据,但若要查历年细目,非得依仗内务府档案。为了详细揭示乾隆皇帝“私房钱”的秘密,赖慧敏潜心于有关档案史册长达十余年,还借机实地考察北京、承德、山西五台山、内蒙古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乃至蒙古国的藏传佛教寺庙及有关册籍,她根据严实的史料统计出乾隆皇帝最重要的收入来源,并说明这些钱的流向,相当程度上刷新了我们对乾隆一朝政治的理解。

  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的赖慧敏早年师从徐泓教授,研究明代江南的赋役制度,此后转向研究清代的皇族,多年爬梳清代档案。美国威廉帕特森大学历史系教授戴莹琮在推介这本书时说,清代内务府既为皇室私囊,又与清代国家财政有着扑朔迷离、举足重轻之关联。因此,对内务府结构、功能及特性的研究是解读清代财经制度的锁钥之一。早在1993年,赖慧敏来北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看档案时,就关注到了内务府的档案,一位美国教授告诉她有一批内务府的账簿,天生对数字感兴趣的赖慧敏一下子着迷了,并仔细研究其中涉及皇家的各种收支。对海峡两岸的清宫档案史料的充分掌握,也让赖慧敏可以为乾隆皇帝仔细地算算账,她在书的后记中说,因为系统阅读内务府档案,才发现皇室的巨额商业收入。尤其是乾隆皇帝,有三个钱袋子来获得源源不断的收入,同时维持一个“节俭”的圣君形象。据统计,乾隆皇帝在位六十年,他私人的三座银库:广储司银库、圆明园银库、养心殿造办处银库,估计总收入在八千万两以上,这个数字大约是清代国家两年的田赋税收,是整个十八世纪欧洲各国皇室难以匹敌的。皇室财政的来源主要有四项:内务府的官庄(房地产)、关税盈余、当铺与生息银两及盐务。

  税关“盈余”直接进入皇帝荷包

  乾隆皇帝的第一个钱袋子,是皇庄(官庄)。清初皇室就在盛京等处设立若干田产,由庄头管理。这些皇庄的收入多供应当地驻军及内务府人丁,还未直接流入皇帝的口袋。但乾隆年间曾大量查抄官民家产,直接为内务府所有。

  赖慧敏在书中所举出的例子是乾隆五十五年(1790)的承安案。承安本是伊犁锡伯部落领队大臣,以“玩愒成性”被查抄家产。这其实等于是没有什么确实的罪名,赖慧敏认为乾隆这么做主要是觊觎他家的田产,查抄出承安田产40.6万亩,而内务府本来控制的皇庄土地不过50多万亩。乾隆皇帝捞钱的手段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乾隆皇帝第二个也是最著名的钱袋子,是淮扬盐商。几十年前徐泓先生有一篇经典论文专论明后期盐法之变,认为明末以世袭专利特权换取商人的合作,专卖商人则为了确保垄断权利,一味与官府勾结,报效官吏的需索。这使得当时最重要的商业资本经营寄生于政治权势之上不能独立。清代继承了这种竭泽而渔的制度,乃至出现总商,庇护特权商业至于其极,而商人的报效大部分进了乾隆皇帝的腰包。乾隆朝内务府的盐务收入,自乾隆三十年以后在一百万两到两百万两之间,约占盐课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四十之间。淮扬盐商由此做大,发展出红极一时的淮扬文化。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job345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